初教机直上高教机:解放军飞行员培养开启新模式

我国空军飞行员培养体系正在探索新模式,从以往的三机三级训练体系转向两机两级体系,不仅缩短了培养周期和减少了培养成本,而且更适合空军现代军事力量体系建设需要和新型军事人才培养需求。

10月31日,2020南昌飞行大会正式开幕,在开幕式结束后的飞行表演阶段,一架初教6和两架教10依次升空进行了编队表演,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可超音速飞行的教-10竟然可以和最大平飞速度不到300公里的初教-6进行编队飞行,展示了教-10优秀的亚音速飞行性能。

2019年11月2日,在首届南昌飞行大会飞行表演中,由航空工业洪都生产的初教6、K8和教10带来的编队飞行展示,三机同框创造了我国初级、中级和高级,三款不同时代、不同等级教练机首次异型编队飞行的历史, 一年后,在同一个地方,洪都公司生产制造的初教6和教10飞机给观众带来了精彩的编队表演。

细心的观众会揣摩,从2019年的三机同框到2020年的两机同台,这一安排另有深意:展示了我军飞行员训练模式的转变,通俗地讲就是“初教机直上高教机”。

初教6和教10编队飞行亮相南昌飞行大会,教10高级教练机在初教6后面飞,可见其优异的亚音速飞行性能。 官方供图

探索新飞行员培养体系

10月9日,央视《军事报道》中报道了空军石家庄飞行学院某旅跨代开飞加速战斗力生成的新闻,引发了外界的关注和讨论。报道提到,首批初教机毕业飞行学员,驾驶高教机依次滑出、陆续升空。到达指定空域后,在教官的示范下,飞行学员依次练习航电使用、过载热身、基本操作机动、改出和着陆方法,体验飞机性能。针对学员起点低、操纵习惯不适应等问题,在前期地面准备中,这个旅开展航空理论教育、地面练习、模拟训练,合理编排组训方法,为顺利开飞奠定坚实基础。

据完成首飞的飞行学员介绍,相比低空、低速的初教机,装配有双发的高教机所产生的推力,是螺旋桨飞机完全没有的。机型跨代所带来的难度确实很大,由于前期准备较为充分,首飞还是很顺利的。

飞行学员跨代训练打破了以往初教机毕业学员先进入中级训练阶段再到高级和作战部门阶段的训练流程,在突破代差的同时有效满足作战部队对三代机人才日益迫切的实战化需求,促进战斗力加快生成。据该旅副旅长李会岭介绍,下一步,该旅将根据机型差异、课目特点,突出近似实战条件下的飞行训练,对学员质量实施精细化管理和监控,注重能力培养,带动训练质量效益稳步提升。

空军石家庄飞行学院某旅跨代开飞加速战斗力生成。 央视截图

目前,欧美国家空军基本上为两级训练体制(不包括战斗机的同型教练机)。比如,美国空军现役初级教练机为T-6A“德州人”Ⅱ,高级教练机为T-38(其未来将被新一代T-7A“红鹰”所取代),没有装备专门的喷气式中级教练机,完成T-6A训练后直接上高级教练机T-38。T-6A“德州人”Ⅱ这样的初级教练机,其航电设备也是非常先进的,接近于第三代战斗机。而且,T-6A“德州人”Ⅱ初级教练机还能够挂载武器,改装为轻型螺旋桨对地攻击机,可以完成大部分初级和中级训练内容。

两级训练体制因为减少了一个中级教练机的极端,一定程度上缩短了培养周期和培养成本,并且还可以简化教练机的类型,采购费用、后勤维护成本也相对减少。教10高级教练机的装备也为我国飞行员培养体系转型奠定了基础。

教10高级教练机。 澎湃新闻记者 谢瑞强 摄

飞行员训练开始“直上”模式

专业人士介绍说,两级训练体制被通俗地称为“初教机直上高教机”,“直上”也成为一个新名词。所谓“直上”,就是指飞行员在完成初教-6的训练后,直接接受教-10科目的训练,然后转入作战部队。

一段时间以来,我国飞行学员的培养遵循着“初教6-教8-教10”的训练模式,部分战斗机飞行员培训体系采用了“初教6-教8-歼教7-战斗教练机-战斗机”的培养模式。这两种模式的好处在于每个阶段飞机性能针对性都很强,单独训练效能好,但与此同时,也存在一定的弊端,首先,培养周期太长、费用高;其次,大部分用于中级训练或歼教机训练的飞机都是机械操纵。进入电传操纵战斗机训练阶段后,两者体验差别极大,飞行员飞行习惯全部要重新适应,且增加了不必要的淘汰,对作战部队快速形成战斗力存在一定的阻碍。

初教6直上教10,可以构建精简高效的教练机装备体系,把目前飞行学员培训采用的“初教6-教8-教10”三机训练体系优化为“初教6-教10”两机训练体系,学员成才周期可以缩短1年,延长了飞行员服役时间,同时减少机型转换,降低训练成本、提高训练效益,这对于飞行人才需求日益迫切的空军来说,意义重大,这也是我国飞行员培养历史上一次开创性的突破。飞行员训练体系的改革不仅较好地适应了空军现代军事力量体系建设需要和新型军事人才培养需求,而且凸显了我空军积极适应世界新军事变革要求,着力推进由机械化向信息化、由国土防空型向攻防兼备型、由战役战术型向战略型转型的发展走向。

初教6教练机。 澎湃新闻记者 谢瑞强 摄

“初教6-教10”的训练模式之所以能够实现,得益于教10飞机的出现。教10飞机的出现,大大提升了飞行员训练装备技术水平,使得新的培训体系的确立有了雄厚的技术基础和前提。

教10飞机自2016年正式加入空军序列,拥有亚音速和超音速多个版本,使用双发双座设计。教10融合了多项最新航空技术,具有大边条翼气动布局和数字飞控电传系统等设计,有高机动、大迎角、持续大过载飞行等第三代战斗机典型特征,综合航电系统在技术上达到了国际同类机型的先进标准。

教10飞机最大推力能达到5000千克,机体寿命10000小时,起飞速度是250千米/小时,速度高度包线覆盖了教8,能很好地与初教6衔接,其优异的性能和良好的维护性,不仅有利于用户高质、高效、安全培养飞行员,也能满足第三代先进战斗机的使用特点和训练要求,为探索新的飞行员培养模式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石家庄飞行学院的首批“直上”学员的表现充分证明了教10可以担当起我国跨代培养飞行员的新模式的大任。

作为中国教练机基地,洪都公司不仅仅满足于“飞行训练装备和综合系统供应商”的角色,更致力于担当起“飞行训练能力供应商”的使命。长期以来,洪都公司专家指出,以“引领飞训”为愿景,以更加开放的心态,从行业规划和用户需求中扩展空间,持续深入开展飞行训练效能研究,用顶层研究牵引高价值产品和服务的开发,认真梳理发展模式,深入挖掘价值贡献点,积极打造国际一流的飞行训练系统供应商,在为我军提供高效低费的飞行训练装备的同时,更以积极主动的姿态参与优化飞行员选择和训练体制机制的军事改革中,为推动我国飞行员战斗力生成模式和人才培养模式助力。

(原标题:“初教机直上高教机”:解放军飞行员培养开启新模式)

(责任编辑:姚文广_NN1682)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